加拿大28

                                                    加拿大28

                                                    来源:加拿大28
                                                    发稿时间:2020-07-07 11:30:55

                                                    这里倒是必须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在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过程中只发挥咨询作用,而绝不能把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权力变成“橡皮图章”。行政长官按照基本法对法官的任命权和按照国安法对法官的指定权都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形式上的或程序性的,在执行中不能变形,不能走样。

                                                    在李国庆微博上提到的“当当网的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公告”上,此前曾代表当当发声的当当副总裁阚敏,被“宣布”不再负责财务部工作,调整为负责市场部和百货事业部管理工作。7月7日当天,阚敏曾在微博质疑警方对李国庆行为的处置是否得当。随后阚敏删除了相关微博。最近,香港特别行政区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对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香港国安法发表了他的看法,主要认为,该法规定的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会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随即,呼应此一观点的声音在香港大律师公会,在某些学者乃至某些立法会议员当中陆续发出。看来,李前大法官的观点有其代表性。对这样一个涉及违反香港基本法的严重指控,我们不能不依据基本法作出回答。

                                                    他在微博中表示,拟提请董事会,批准其辞去当当CEO职务,并提请董事会,选举原当当高级副总姚丹骞出任CEO,自己仅保留当当董事长一职。并宣布聘请陈立均出任当当COO,李俭、张巍、唐虓珲、李铮出任当当副总裁等人事变动。

                                                    在派出所配合调查的同时,李国庆也通过微博发布了公开信和一份“当当网的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公告”。

                                                    第二,任命法官是香港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重要权力。

                                                    当当网的工作人员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的两张图片显示,公司有门锁和柜锁被损坏。

                                                    李前大法官为他的观点列出三个理由。其一,司法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不受行政机关干预;其二,行政长官缺乏挑选法官时所需的经验和专长;其三,行政长官作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不适宜独自挑选指定法官。这三个理由看似有些道理。可是它符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吗?答案是:不符合!理由如下:

                                                    据英国广播公司7月7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承认,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承认,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传播  图片来源:法新社

                                                    李前大法官还说,行政长官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因此不适宜指定法官。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也由总统担任,但这并不影响他行使提名和任命联邦法官的权力。这里必须说清楚,行政长官并非针对具体案件挑选法官,具体个案中由哪位法官负责审理是由司法机构按程序决定的。正如本文前面所说,行政长官被基本法赋予了“双首长”的地位和职责,是特区的第一责任人。那么,由她或他来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就是基本法的必然要求,而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本身就是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负责的一个重要方面。